您当前的位置是: 首页 > 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
BBC找来一群7岁的小学生做实验,结果引人深思:好的教育,该不该分“男女”?

 

业务能力超强的毒皇后最近又双叒叕上热搜了!

 

一会儿diss游客、和彼得潘吵架,一会儿又化身超甜皇后哄小朋友,和动画里那个恶毒人设相去甚远。

 

话说近些年来,迪士尼无论是选角和人物设定,都和从前不太一样。

 

放在过去,谁能想到“毒皇后”也有甜美可爱的一面呢?

 

 

早年的迪士尼公主,比如白雪公主、灰姑娘、奥罗拉都是受到压迫,孤立无助的形象。

 

他们穿着破旧的衣服操持家务,或独自躲在森林中,面对压迫无力反抗,只能任劳任怨。

 

公主娇弱不堪,王子是英勇的骑士,会救公主于危难之中,受万人歌颂与爱戴。

 

 

但现实中的王子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

前段时间乔治王子课表曝光,在ABC早安美国的节目中,某主持人公开嘲笑了他——因为他上芭蕾舞蹈课。

 

 

公主受到压迫只能等王子来营救,王子学芭蕾舞会被嘲笑。

 

这两种现象都暴露出了一种针对性的性别偏见:男性应该天生刚强,女性则是生来柔弱。男性身上不应该有温柔细腻这类特质。

 

这让小IN忍不住想起了一部BBC纪录片,《男女不再有别》(No More Boys and Girls)。

 

 

来自英国的医生Javid Abdelmoneim,为了探究这种性别偏见的形成原因及改变方法,他决定到英国一所普通小学里进行实验。

 

实验对象是一群七岁的学生,Javid会在他们所在的班级进行为期五周的课程干预,然后穿插一些测试。

 

七岁孩子如何看待男女间的差异呢?这是Javid探究的第一个问题。

 

从他们的回答里可以总结出来,女生认为「男生更厉害,因为他们更强壮」,并且把自己和「漂亮」、「裙子」、「口红」等词联系在一起。

 

 

而另一边,男生则认为「男人更容易成功」。

 

被问到为什么觉得「男孩比女孩聪明」的孩子,思索片刻之后给出了这样一个答案:“因为他们简简单单就当上总统了,不是吗?”

 

仅仅七岁的孩子,已经给自己设了这样的「限制」。

 

 

对于这种偏见的形成原因,有人可能会觉得,这是由于大脑的差异产生的结果。

 

但在纪录片里,英国神经成像的顶级专家之一Gina Rippon表示:男生和女生的大脑结构几乎没差别。

 

并且在Gina看来,大脑的可塑性非常强,它可以被重新塑造和改变。

 

“大脑发育在很大程度上和社会、经历、成长紧密相关,今天我们看到的不同之处,并非天生注定,而是因为这些如饥似渴的大脑降生于世之后,这世界就开始铺天盖地向它灌输男女有别,粉蓝分化。”

 

 

就像教室里的衣柜,被划分成一男一女;

 

老师对女生的称呼往往是“亲爱的”、“小甜心”,而对男生则是“伙计”、“兄弟”;

 

男生的书籍总是关于超级英雄,女生则是童话……

 

 

为了改变这些孩子的性别刻板印象,Javid决定做个小实验。

 

他拿了带有四个职业标签的卡片,要求孩子们在上面画出他们的具体模样,并给他们取名字。

 

不出意外地,孩子们都给化妆师和芭蕾舞舞蹈家穿上了颜色明亮的裙子,还涂了口红。汽车修理工和魔术师则穿着西服,或者留着大胡子。

 

 

23个孩子对这个问题的认知非常统一,他们一致认为:化妆师和芭蕾舞舞蹈家都是女人,而汽车修理工和魔术师则是男人。

 

但这是不合理的。

 

因此画作完成后,Javid把孩子们带到了另一间教室,去看Javid为他们精心准备的“礼物”——四个大活人。

 

 

孩子们嬉嬉闹闹地进了教室。第一个成年人开口进行自我介绍之后,孩子们都惊了。等所有人介绍完之后,他们有的瞪大了眼睛、有的捂住嘴巴,完全惊呆了。

 

四个人中,酷酷地插袋的男人是一个化妆师,金色头发的女人是汽车维修员,穿白衬衫黑西服裤的男人是芭蕾舞舞蹈家,齐刘海披着长发的女人是个魔术师。

 

这与孩子们的固有印象完全相悖。

 

 

后来,23个孩子分散开围在四个人身边,有男生跳舞、化妆,也有女生围着汽车修理工,好奇地问这问那。

 

在结束玩耍后的采访当中,一个男孩被问到:“你见过最酷的人是谁?”

 

“那必须是男舞蹈演员。” 这让他认识到,无论是谁都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工作。

 

这是整部片里给孩子们带来最大冲击的一个实验。

 

 

其实这件事并不难,带一些人到孩子面前,让他们认识到除了他们认为的「男女性别分工」之外,还有其他的选择。

 

不论是学校还是家长,都可以去做这件事。

 

但如果不去做,可能又意味着有一代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,在「我能做什么」这件事上形成一种刻板拘束的印象。

 

 

接下来Javid还要面对一个令他头疼的现实问题——男生似乎比女生更擅长理科。

 

在玩七巧板时,男生能比女生更快速地拼好图案。而女孩子总是手足无措,即便有人指导,脸上也是一副“快下课吧”的愁云惨淡状。

 

 

但神经成像学家Gina Rippon认为这是后天形成的。

 

男孩子在成长的过程中,男生更容易被鼓励去玩那些和空间认知能力有关的游戏,比如乐高、机器人。但女生最开始拿到的玩具,一般是洋娃娃和公主裙。

 

而有研究表明,在三个月里集中玩俄罗斯方块的女孩们,空间认知能力提高了。根据实验后的大脑扫描图像来看,她们的大脑中的一部分结构发生了变化。

 

 

男生由于大脑已经提早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,所以在课堂上会表现得比女孩子更为熟练。

 

这种熟练给他们带来的乐趣与成就感,也会使得他们会越来越喜欢理科。

 

这种差距可能会使得一代又一代的女孩,在未来,“被排除在需要STEM(科学、技术、工程、数学)学科相关能力的行业之外。”

 

 

为了更直接地探究其中的关系,Javid决定做一个比较“离经叛道”的实验。

 

他找来小到还分不清性别的男宝宝穿上女孩的衣服,给女宝宝穿上男孩的衣服,再找来一些大人照顾小孩。

 

这一次的实验结果让许多人大吃一惊。

 

 

在照顾小孩的时候,大人们会给穿女装的男孩,挑选娃娃、毛绒玩具之类的玩具。而给穿男装的女孩,大人们一般会挑选机器人、汽车、拼图等玩具。

 

这一结果揭示的一个现象是,大人在替孩子进行选择他们应该玩什么、怎么玩、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

 

受到采访的其中一个大人,在得知他们俩互换了男女身份之后说道:“我们教育孩子,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要的样子,但我们还是把某个身份强加在孩子身上。”

 

 

这种性别成见,也会给孩子们带来一些其他更加深远持续的影响。

 

“女孩严重低估了自己的聪明程度,自尊和自信程度也都更低,男孩则似乎不会表达除了愤怒之外的情感。”

 

比如Javid让孩子们用相关词语去形容一些情绪,在描述「开心」的时候,女孩子们的词语丰富度明显比男生高。

 

 

女生在回答的过程中,总是面带微笑,非常放松;相反男生会扭扭捏捏,紧张地看向天花板,逼出一句“我真的想不出来”。

 

 

在一次心理测量中,老师让孩子们猜测自己在数学测试里能拿多少分。

 

结果女生普遍低估自己的分数,而男生普遍高估了自己。

 

其中一个女生Lexi,她认为自己只能拿3分,但实际上她拿到了9分。

 

 

在随后的大力锤测试中,Lexi不自信地预测自己能拿五分。但实际上她一次做得比一次好,最后拿了满分。

 

而另一个平时自信满满的男生Riley,因为三次都没有锤中目标,最后生气地大哭。

 

Javid做一实验的本意只是想告诉他们,男生女生在七岁的时候,并没有什么力气上的差异。令他没想到的是,这种性别成见给孩子们造成的困境,比他想的更严重一些。

 

 

在为期五周的实验结束之后,男孩和女孩都发生了一定改变。

 

男孩子开始认为“男生和女生一样强壮”,曾经因为输掉大力锤比赛而哭的Riley,也会在输掉一场足球比赛之后,祝贺对方取得了胜利。

 

一个曾经只穿公主裙、上课回答问题声音很弱的小女孩对她妈妈说,“我想要被看到,被听到。”

 

 

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,虽然我们生活在一个倡导男女平等的世界,但性别偏见依然充斥在社会的各个角落。

 

值得庆幸的是,“男强女弱”这座性别教育里的冰山,似乎已经开始慢慢融化。

 

自从《小美人鱼》开始,迪士尼的公主形象开始慢慢发生了变化,不再是纯粹的弱小无助。

 

 

梅莉达拿起弓弩,改写自己的命运;茉莉公主逃婚,灵魂发问“为什么我不能成为国王”;木兰不听父亲命令偷偷从军……

 

他们都变得勇敢无畏,打破了“公主都是柔弱的,需要被照顾”这种刻板印象。

 

 

而乔治王子学芭蕾那期节目播出之后,超过300个男男女女聚集在ABC前面的广场,跳起了芭蕾舞。

 

没有跳舞的人,手上举着牌子,上面写着boy's dance too.

 

 

性别平等并不等于消除性别差异。

 

我们从不否认男孩、女孩有生理上的差别,但这些差别,并不意味着他们被剥夺了选择的权力。

 

女孩子也可以当科学家、建筑师,男孩子也可以跳芭蕾舞、当化妆师。

 

摆脱性别偏见,我们才能拥有更加广阔的可能性,和更自由的未来。

 

 

 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9-2017     ASSE中国代表处    京ICP备16069744号